• <em id="gx52k"><acronym id="gx52k"><input id="gx52k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<th id="gx52k"></th>

    
    
    1. <rp id="gx52k"><object id="gx52k"></object></rp>

      <tbody id="gx52k"></tbody>

    2. <del id="gx52k"><form id="gx52k"></form></del>

      中國教育在線
      中國教育在線
      寧夏中考改革方案解讀
      東莞中考改革方案解讀
      陽泉中考改革方案解讀
      盤錦中考改革方案解讀
      艱苦的小升初“戰役” 學生叫苦:不想學 想死
      2017-04-10
      界面網絡

        “太難了,我不想學,我想死。”

        在11歲女兒的英語培訓課上,35歲的陳子硯在教室墻五顏六色的涂鴉中,發現了這行歪歪扭扭的黑字,他心頭一顫。這行不同于女兒字體的句子,令他立刻做出決定,“必須馬上取消孩子補習。”

        這個念頭遭到了妻子的強烈反對,始于2013年女兒入學的“補習之戰”在家中再度引燃。

        目前,女兒陳詩怡在豐臺區就讀小學四年級。這一學年往往是北京小升初的分水嶺,無論就近入學,還是擇校,都到了面臨抉擇的關口。

        在女兒的教育問題上,35的陳子硯和妻子分持“自由成長”和“鐵血應試”教育理念,各不退讓。四年僵持下來,當初和陳子硯同一陣線的家長們都紛紛已把孩子送進了奧數班。妻子自然處于輿論優勢,親友們挨個勸他別耽誤孩子未來,讓他頗有“眾叛親離”的感覺。

        在小升初擇校競爭最激烈、形勢最復雜的北京,課外培訓市場早已成為涉及數十萬家庭孩子小升初的第二戰場。

        近十多年間,兒童精英式教育的高歌猛進令教育競爭由高考層層下移。小升初已不再僅是學生們天賦和努力程度的比拼,更是家庭間社會資源的博弈。

        數據顯示,今年夏天,北京將有十萬多名學生完成小學階段的義務教育階段,即將升入初中。雖然在擇校政策逐年收緊等政策力推下,北京市小升初整體的就近入學率已由三年前的76.8%提高至90.7%,但對于那些教育資源過分集中的名校來說,小升初仍像是一個戰場,硝煙彌漫。

        這背后,是教育資源的嚴重不均衡。

        北京教育部門正試圖進一步扭轉這種局面。根據人民網消息,北京市教委2017年將啟動在郊區新建10所優質校,6個城區新增25所優質校,幫扶15所郊區校。未來,北京不僅要繼續實施學區制和集團化教育改革,還將快速提升普通校質量。

        對此,媒體普遍稱贊說,不用擇校也不用托關系,孩子們在家門口就能上好學。

        這無疑是令孩子家長們高興的利好政策,但是,這種“揚峰填谷”式的教育均衡化努力能夠最終解決問題嗎?

      免責聲明:

      ① 凡本站注明“稿件來源:中國教育在線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本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中國教育在線”,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     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。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日日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