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em id="gx52k"><acronym id="gx52k"><input id="gx52k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<th id="gx52k"></th>

    
    
    1. <rp id="gx52k"><object id="gx52k"></object></rp>

      <tbody id="gx52k"></tbody>

    2. <del id="gx52k"><form id="gx52k"></form></del>

      中國教育在線
      中國教育在線
      寧夏中考改革方案解讀
      東莞中考改革方案解讀
      陽泉中考改革方案解讀
      盤錦中考改革方案解讀
      小而美與寄宿制 馬云錯了嗎?
      2019-06-18
      中國青年報
      作者:陸建國

      作為馬云鄉村寄宿制學校計劃全國首批5所試點學校之一,浙江省淳安縣梓桐鎮中心小學的孩子們搬入了新宿舍。視覺中國供圖 

        這兩年,關于小而美學校的理念,點燃了一些基層學校的創建熱情。

        去年年初,馬云對于鄉村小規模學校的一些觀點,曾引發關于小而美與寄宿制學校的觀念之爭。隨后,一篇題為《鄉村學校:馬云的狂妄PK楊東平的憂慮》的文章刷爆自媒體。文中提及,馬云認為貧困鄉村100人以下的學校很難辦好,主張推動鄉村小規模學校撤并進程;楊東平則認為鄉村學校撤并教訓多多,小校小班是現代教育的基本特征,是高質量教育的同義語。

        毋庸諱言,前些年,鄉村學校的大規模撤并,的確有失誤之處,但就整體而言,從城市化進程加快、鄉村空心化加劇的現實角度考量,也自有其合理性。楊東平教授的觀點,站在純粹教育的角度,充滿人文關懷,小而美的辦學理念,確也代表著一種發展趨勢。馬云則站在現實的角度,從資源配置優化及其合理性出發,表達了對于當下中國鄉村教育的務實思考。說到底,兩者是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,在現階段中國教育語境下的必然沖突,可其著眼點,都是在為中國鄉村教育尋找更好的出路,并無本質矛盾,不是非此即彼。

        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,筆者認同楊東平教授的小而美理念,但是,身為一名欠發達地區的基層教育工作者,我則認為馬云的寄宿制學校構想,當下更具現實意義。

        畢竟,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。

        從生產力發展角度看,中國的城市化趨勢不可逆轉,千千萬萬星羅棋布的自然村落,除了少數幾類,區位比較優勢明顯、自然人文資源豐富,在長周期內,具備發展二產、三產優良條件的村莊之外,其他大部分村落,必然隨著農民批量進城而逐步萎縮。這一變化,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,生產力布局的調整變化,引發生產要素的進退留轉,勞動力自會轉移跟進,而這,必將帶來相當一部分鄉村的空心化問題,于是,置身于這一歷史進程之中的鄉村學校,不可能獨善其身。

        從資源供給角度看,中國城鄉差距、區域差距較大,發達地區財力充沛,教育投入充足,教育供給相對充分。但是,在很多欠發達地區,教育支出已經是地方財政不能承受之重。對于面廣量大的鄉村小規模學校而言,建成類似范家小學那樣的小而美,無論是基礎設施建設還是師資力量配置上,很多地方政府同樣心有余而力不足,至少現階段,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      脫離實際奢談理想,都是空中樓閣。

        從社會需求層面看,由于大多鄉村學校不具備寄宿條件,相當數量的農民家庭,只好父親外出打工母親在家留守。留守母親除了農活之外,一般就近打點零工,在收入方面只相當于半個勞動力。一方面,這在一定程度上束縛了社會勞動力的充分釋放,另一方面,也制約了家庭收入的提高。而這,正是很多農村父母為了外出打工,選擇將孩子送到民辦中小學的原因,因為民辦學校可以寄宿。要知道,義務教育階段相對于公辦學校免費上學,民辦學校一年僅學費起碼1萬元以上,九年下來,單單學費一項,這些家庭就要增加十萬元左右教育支出。

        是的,單純從教育角度考量,在孩子成長過程中,特別是童年少年時代,父母的陪伴參與不可替代,寄宿制學校讓孩子過早脫離父母,對其成長會有所影響。這是常識,楊東平教授懂,馬云也懂。可是,于當下中國所處的歷史發展階段而言,這是更為宏大的社會問題,超出了教育所能解決的范疇。再者,換個角度來看,對于留守兒童來說,父母單親看護或爺爺奶奶照料,囿于其自身文化水平所限,除了親情陪伴,于學業發展及身心成長,他們能做的十分有限。很多現實案例告訴我們,爺爺奶奶隔輩看護,有時反而會給孩子的成長帶來消極影響,還不如學校寄宿。而且,寄宿制學校的利弊,學界并沒有確定結論,英國著名的公學,為了培養學生吃苦耐勞堅忍不拔的品格,就將寄宿制作為重要傳統一直堅持。從英國公學的實踐來看,寄宿學校一樣可以小而美,且從教育效度來看,更有值得探究之處。

        對于馬云的100人以下小規模學校一律撤并的觀點,筆者認為有些絕對化,其寄宿制學校構想,則具有現實合理性。公辦學校寄宿制,既能解決外出農民的后顧之憂,又減輕其家庭負擔,一舉兩得。而且,在統籌兼顧合理規劃的前提下,撤并一些貧困鄉村、空心村的小規模學校,以退為進,整合資源,用于建設更為干凈整潔美麗的寄宿制學校,通過軟硬件的改善提升,留住優質師資,更有利于為農村孩子提供優質的教育資源。

        對于像冰花男孩那樣的鄉村留守兒童,在寄宿制學校,有專業老師的呵護,同齡孩子的陪伴,規范有序的集體生活,相信對他們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,和獨立自主的生活能力,利大于弊。

      免責聲明:

      ① 凡本站注明“稿件來源:中國教育在線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本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中國教育在線”,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     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。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錢江晚報 2018-10-16
      日日啪